您好,欢迎来到-佛山视觉网 !
首页 / 新闻
最新榜活跃榜

新闻资讯:专题丨追思温少安先生

上传日期:2019-01-21 10:54:47
系统分类:新闻
作品版权:原作者版权所有,禁止匿名转载;禁止商业使用;禁止个人使用

收藏

少安,您走好! 

  2019年1月16日,国内知名室内建筑师、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CIID副会长、惠风美术馆馆长温少安先生因病逝世,业界闻讯,一片惊愕、叹息,纷纷以各种方式表达哀悼、追思。

  温少安先生中学时代正好是“文革”后期,在学工学农中度过。1983年他考上了“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后不久,温少安先生在佛山落了根。由于事业一路精进,后被人称作“佛山设计界一哥”。

  温少安先生为佛山城市建设设计了不少佳作,如祖庙路改造项目、禅城区文化馆、佛山图书馆项目、金城酒店项目等。

  温少安先生是全国最早参与陶瓷企业总部展厅设计的设计师之一。其中代表作包括鹰牌控股企业总部展厅等。

  温少安先生还是最早架设陶瓷企业与设计界连接桥梁的行业活动家,为提升中国陶瓷企业设计思维作出了贡献。

  不惑之年的温少安先生,重拾笔墨,开始创作书画作品,且自成一体,广受赞誉。他还将位于石湾的一个老厂房改建成了佛山第一家私人美术馆——“惠风美术馆”。

  温少安先生对华夏陶瓷网的工作也曾经给予不少支持,让小编时刻感念。

  2017年1月10日,第三届金砖奖在佛山颁奖前夕,他在接受小编采访时曾经殷切寄语:期待将独树一帜的“金砖奖”打造成陶瓷行业的“巴黎时装周”。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唯愿温先生一路走好,得享天国自由……

谢智明:缅怀温少安先生

来源:佛山市环境设计协会

劳智权:说说少安

  温少安祖籍河北,生在北京,发育在兰州。20 世纪 80 年代初就读于杭州名校中国美院,学的就是室内设计这个专业,浙美毕业后就直奔我国建筑装饰行业的前沿阵地广东省, 在佛山——深圳——佛山打拼,经过磨砺比较,最后定格在佛山,再也没去过别的地方。因为那里土壤适合他发展,于是真就发展起来了,如今少安在佛山这一行中做出了成绩,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头衔多多的,这就叫成功。

民居

  认识少安是 1999 年 11 月底,在北京杏林山庄召开的学会成立10周年年会上。 那天北京北风凛冽,格外寒冷,但是来自南方的朋友们全然不顾,始终满怀****。在那次会上他崭露头角,后来听他说起,当时身上带了一万元,硬是没法花出去。

  2000 年是 ClID 年会举办模式彻底转型的一年,2 月份还没落实由哪个城市举办。就在这时,少安通过南京装饰装修杂志传来信息,毅然决定申办当年全国的年会, 可以想象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多大的魄力,多大的把握!

  我们心里也没底,3 月中旬我到佛山与他们商量、沟通,从策划、资金、场地及模式,仅用两天时间就基本搞定,并签订协议。结果是举办了一届印象深刻而又非常有特色、有影响力的年会,为与佛山的陶瓷企业长期合作奠定了基础。这对CIlD 后来的发展,办会资金来源具有重要意义。就凭这点就应给少安记上一功。

舞悦和畅

  这之后在少安的带领下,佛山举办了许多有特色的活动,包括 2012 年及 2014 年两次学会发展论坛,规模及水平都很高。他们还率先搞了地区设计大赛,这也开创了先河。以上都充分说明,少安除了自己的公司业务外,已经全身心投入到学会的工作中去,为维护学会利益,宣传学会,扩大影响做了很多工作。当然在业务水平上也是值得骄傲和肯定的:基本功扎实,社会活动和组织能力强,这在他的大作《勤学务实》中已得到充分的展现。他的恩师、同窗好友都给予高度评价,这里就不赘述了。相信少安的未来将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美好,前景更加广阔

来源:CIID室内设计

李益中:散点****温少安

认识少安兄近 20 年了,让我对他印象深刻的是在2000 年 CIID 佛山年会上,而让我们加深了解的却是源于十几年前的陕西党家村之行时他讲述的一个关于“他二叔”的段子,从此我开始真正结识这个 “多才多艺” 的佛山设计界一哥——温少安。

我应 CIID 和《中国室内》的邀请采访温少安,发去采访提纲多日仿佛石沉大海,终不得回复。索性在他来深圳参加活动之际,邀请他到我家进行了这次“啖茶夜话”,结果话匣子打开就一发不可收,从晚上 10 点一直聊到凌晨还意犹未尽。就让我们从杂谈的点点滴滴中来 “散点透视” 温少安。 


温少安作品:月夜朦胧

设计之缘

李益中:你是“60 后”,当年怎么就成了中国较早一批“室内设计”专业的科班学生呢?

温少安:提起高考真是说来话长了,其实我也算是在大院出生的子弟,我的父亲就在北京建筑设计院做机电暖通的设计,从小跟着父亲跑工地看现场,从北京一直跟到甘肃,就在甘肃成长起来。但我的中学时代正好是“文革”后期,在学工学农中度过,唯独没有认真学习文化知识。在本应打好基础的思想发育期,干过各种劳动,如种地、拉车、开手扶拖拉机、在铸造厂学习钳工技术……但我从小就被父亲逼着练习毛笔字,写得好不好先不说,至少是童子功。加上我也非常喜欢画画,高中毕业后因为这点儿小“手艺”,被招进“甘肃省工艺美术厂”,干了六年的玉雕工,当年每个月还可以挣 22.75 元的工资。恢复高考以后,跟我一起成长的伙伴一个接一个地考上大学,也极大地刺激了我。我的文化成绩不太好,但我美术功底还可以,就琢磨报考美术类的院校。这一考就是四年,那个时候没人知道“室内设计”这个专业,记得美院其他专业的学生说:“这帮孙子就是扛着尺子画画。”学室内设计纯属偶然。

李益中:看来你的工龄还挺长的啊,而且一上班就挣着高工资。你对这段工作经历应该也是印象深刻吧?

温少安:是啊,因为考不上大学开始了这第一份工作,其实对我也有很深的影响。当时工艺美术厂有三个工种:木雕、石雕和玉雕,因为我功底还不错,进厂就被选为最高级的玉雕工。那年不到 19 岁,做事毛躁,经常到了关键的精雕环节就出差错,导致完不成月度的生产任务,又不想被扣工资,就切石岫玉印章毛料增加自己的产值,需要做一大脸盆才够,手被割出血是常事。从这次惨痛的经历开始我就决心沉下心来做事情,磨练自己的性格,不想再为了一时的失误而付出更多代价。

大吊灯

纺织的故事

围墙 

李益中:当时艺术类院校有很多,比如中央美术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等,为什么最后选了当时的“浙江美术学院” (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呢?

温少安:后来随着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考上大学了,我在工作第四年的时候就决定孤注一掷,停薪留职补习文化课参加高考。经过在兰州大学附中跟应届高中生一起复读,恶补了文化课,也加强了绘画的技巧, 那时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大学。在甘肃报考艺术类大学,从甘师大、西安美院到北京的两所学府,能报的都去报名,而浙江美院因为离得远名气大, 而且西北五省只招两名学生,刚开始都望而生畏了。从 1981 年报考甘师大初试都没通过,到 1982 年报西安美院通过初试,1983 年报考中央工美初试也合格了,我的信心越来越足,那年也被中央工美和浙美同时录取。我选择了当时感觉更加高大上的浙江美院。

李益中:从此就走上了“设计”的道路。

温少安:是的,虽然我读的是室内设计,但是上学前一位老同事的话丰富并影响了我的人生。他说读大学不能只停留在自己所学的专业上,真正的专业是无界的。在大学期间我就跟浙美其他专业的同学混在一起,连宿舍都交换了,曾经还帮版画、平面的学生做过作业,也在校足球队里结识了一帮雕塑、油画、国画等专业的朋友。我对浙美几乎所有专业课都有所涉猎,这些知识也确实对我的设计工作起到了极大的帮助。


装饰台

李益中:所以你是一个很早就懂得“跨界”的设计师?

温少安:当时可能还没有“跨界”这个词吧。我自认为同大多数设计师相比,我在单一某方面可能不算精道,但我是多面手。因为学习期间我了解了多种专业,思考时可以跨越不同的领域,这为我处理工作中的问题带来了很大的优势,同时也让我更加感受到了综合能力的重要性。

佛山之缘

李益中:我一直有个疑问,你作为中国美院毕业的高材生,当初怎么就到了佛山这样一个“小”地方?

温少安:因为我也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从小在北京、兰州、天水、杭州等很多地方生活过,也希望大学毕业后天南海北地闯荡一番。毕业找工作时正值改革开放之初, 我先来了深圳和广州,但最后留在佛山,却是受了一套“两室一厅”和烤面包的芳香诱惑(笑)。

淑女椅

李益中:听起来还挺有故事的,说说呗。

温少安:1988 年,毕业在即的我第一站到深圳见工,就被一个单位认可了,然后就随同学到广州,也被另一个设计院看中。他们给毕业生的住宿待遇只有集体宿舍,我有些犹豫,就去佛山游玩散心。在佛山祖庙逛的时候,就被一间“双人面包屋”的面包香气所吸引了,当时就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面包了,加上整齐、清静的城市街道,佛山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不错。第二天在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了“佛山第一建筑设计院”,于是就决定去试试,阴差阳错地还在门口遇到了设计院的党委书记。业务院长见到我的效果图后,非常有诚意地希望我留下,直接分配给我一套两室一厅的宿舍。这对年轻的我有很大吸引力,我就决定留在佛山工作了。

远山近水

李益中:那你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还是做建筑设计啊,是什么时候开始做室内设计的呢?

温少安:我学的是“室内设计”,不会做建筑设计,在建筑设计院只能做“美工”,给别人画建筑效果图。这也深深刺激了我,使我开始更加努力学习和工作。我不但自学建筑设计考取了建筑师资格证,在建筑设计院稳定下来,还在当地的装修公司找到了做室内设计的兼职,从徒手画室内效果图开始,逐渐找到专业的成就感。一直在建筑设计院工作到 1994 年,室内设计开始在佛山逐渐兴起,我的兼职也让我赚到了第一桶金,于是就离职成立了自己的装修公司,真正做起了室内设计并且开始站稳了脚跟。

李益中:于是佛山的室内设计界就有了你这面“旗帜”。

温少安:“旗帜”不敢当,算是一个地区的活跃分子和发起人,而且也不是一开始就有了我后来的这些事儿,但当时就专业、学识和能力来说,佛山室内设计圈肯定找不出几个。20 世纪 90 年代的佛山,都是以工程为主的公司,没有单纯的设计公司,更没有收费的职业室内设计师,这样的囧境与尴尬让我在这段职业生涯中逐渐迷失,感到了迷茫。那时的我孤独地看着自己浙江美术学院毕业证上清晰的“室内设计”四个字发呆,如一叶扁舟,不知何时在何处靠岸……直到我加入了 CIID 我才真正找到了组织和方向。

佛山惠风美术馆

师生之缘

李益中:我发现有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你们几个吴家骅的学生都对他特别尊敬,甚至有点怕他,怎么会这样呢?

温少安:其实我们不是“惧怕”他,只是作为我们的恩师, 对他的情感是比较复杂的。 初见吴老师,正好是我们求知欲最强烈,也是他的精力和阅历最为丰富的时候。他全身心投入地教我们,他的敏锐度和专业性迅速地打动和征服了我们。但他也是一个真性情的人,心直口快,所以他对我们的缺点和错误没有半点容忍, 全部都要宣泄出来。这也是我们对他一直都心存“敬畏”的原因。人生难得遇上一个像吴先生这样的好老师, 这年头,这样的老师早已“停产”了。

佛山惠风美术馆

李益中:吴老在你的学业和事业上应该是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吧。

温少安:吴家骅老师算是中国高等学府 “室内设计”专业的创建者之一吧,他有极高的学术功底,对学生也是尽心尽职认真教学。他在学校承担了建筑史、设计史、建筑设计、专题设计等多项专业课程的教学任务,他的口才和学识深深地影响到我们这批学生。同时,吴老的“暴脾气”也是我们对他印象深刻的一方面。在我看来,他不仅传授了专业知识, 当时他对我们的这些 “打压” 和 “逼迫”也磨练了我们的意志,让我在走入社会以后经历任何挫折都可以坚强面对。刚来佛山工作,举目无亲,孤独难忍,几次想跑。但每次都想起他的一句话:“是个人到哪里都是人,是头驴到哪里也还是头驴”,激励我坚持下去。李益中:他算是你的人生导师了,他还有哪些品格特征是你所敬佩的呢?

温少安: 思维敏捷, 玩命学习, 爱憎分明, 意志坚强,不服输的劲头……

李益中:你也经历了丰富的人生、身处壮年了,现在你是如何看待吴老的呢?

温少安:我觉得应该辨证地看待他所谓的 “脾气” 。吴老师就是一位性格有一点儿偏激的牛人,这虽然对他的人际关系有所影响,让很多本该与他亲近的人避而远之,但这并未阻挡他在学术上取得重大成就。我认为,有些人包括他的学生对他的评论有失偏颇。我想说,吴老师的博学多才,我们又学到了多少?在我心中,吴老师是一位善良的老人,我一生都会尊重他。

书画之缘

李益中:你很着迷书画,上次你为我的“诗”配的画挺绝的,颇有专业范儿,这也是受到吴家骅先生的影响?

温少安:刚才说到我学生时代喜欢画画,那时正好是陈丹青最为出名的时候,所以他也成为我绘画方面的偶像。考大学填报志愿之前,我的理想就是成为绘画艺术家。但后面的人生轨迹让我几乎快忘记了孩童时代最热爱的书法和绘画,就在不惑之年我突然想起曾经的梦想,于是就重拾笔墨开始练习书画。我认为,在书画上取得成就不只需要勤奋,更多需要天赋和修养。我很想做好这件事情,也投入了很多精力去研究和总结。很多设计师说绘画与设计的关系时,说绘画可以随意,然而,无论是新的或传统绘画是有章法的,有追求、有思想的画更讲章法。纯粹的艺术要比设计意识更容易传播和影响到别人,无需借他人之手表达和传播自我的感悟,也让我们从中感受到了超脱于“物质追求”的状态。现在我已经保留下了好几百幅“作品”,又发现没有足够大的地方展示出来,加上我购买的陶瓷工艺品也越来越多,因此我就找到一个合适的老厂房建起了我的“惠风美术馆”。

佛山惠风美术馆

李益中:你确实很喜欢跨界, 不但从设计跨到艺术,连展览也不放过了。

温少安:当初我只是想把它作为自己办公、习作和陈列个人作品的地方,后来发现这么好的地方可以为其他艺术作品提供极好的展示空间,就在这里举办了书画展、陶瓷展、设计作品展等。我喜欢干别人没干过的事儿,“惠风美术馆”应该算是佛山的第一家私人美术馆吧。 也就是在这里,我让佛山的陶瓷工艺品也像雕塑作品一样得到了非常专业的展示, 真正体现了陶瓷工艺品的优美。

李益中:听说你最近又整合了“石湾公仔”等陶瓷工艺品资源?

温少安:这件事情我已经开始运作好几年了。结合“石湾公仔”最出名的十二生肖形象,我用现代的表现形式并借助12位石湾最知名陶艺家的手打造出来,而且都是限量版的。我计划等到十二款生肖公仔都全部完成后,才将这一系列经过时间沉淀的艺术作品推向市场,希望也能让“石湾公仔”这个民间手艺的老字号一鸣惊人。

李益中:除了书画、艺术,你也是佛山设计师高尔夫球队的队长,说说高尔夫对你的影响吧。

温少安:高尔夫球和乒乓球是我最喜欢的两个运动,高尔夫是与自己比赛,挑战自己、超越自己,而乒乓球是一项与他人斗智斗勇、锻炼心智的运动。高尔夫讲求动作的一致性,乒乓球却是考验直觉,但这一快一慢都需要思考和策略的支持。热爱这两项可以说正好是两个极端的运动,是不是说明我也是这样一个复杂又综合的人呢。

这次谈话在蒙蒙的天光中画下句号。从这几个小时的交谈中, 让我更加清楚完整地了解到温少安。既有高智商、又有高情商,既有敏锐的商业嗅觉、又有独到的个人见地,既喜欢跨界折腾、又能做出前无古人的壮举, 既给予社会和他人诸多帮助、又拥有自己丰富多彩的生活……这就是属于温少安的多面人生。

 

 

2002年西安年会后去党家村参观(二排左三为温少安)

来源:CIID室内设计

记忆长存

 

   文章来源华夏陶瓷网

上一页:CIID佛山公开课第六场预告:锐意共赏思享大成下一页: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闻评论(共有 0 条评论)